“追凶”潘粤明:当岁月留给他一张前夫的脸

  • A+
所属分类:热门文章
摘要

有才华的人,会得到生活多一点的原谅。

_____

1

 

假日无事,在家追剧。国产刑侦剧《白夜追凶》,8月30日上线,如今在豆瓣上的评分已经高达9.1。

 

这部神剧,讲的是因一桩灭门悬案,刑侦队长哥哥“关宏峰”,试图帮莫名卷入血案而沦为通缉犯的孪生弟弟关宏宇洗刷冤情的故事。在剧中,关宏峰因为一桩陈年旧案的心理打击而患上“黑暗恐惧症”,兄弟俩只得偷偷交换身份,每到夜里,就由弟弟假扮哥哥进入刑警队,进行侦查工作。

 

剧火了,男主角潘粤明也随即顺理成章重新进入大众视野——谁都看出来,这是一个超hard模式的剧本,他一人要分饰四角,妥帖沉稳的孪生哥哥,有些痞子气的孪生弟弟,假扮哥哥时候心惊胆战的弟弟,和放弟弟出门时候惴惴不安的哥哥。但是,在这几个角色中穿梭往来的演员潘粤明,不负众望地演活了4种截然不同的性格,让观众往往只需要从他们说话的口气或者一种神态就分辨出是谁,被吃瓜群众赋予四个字:

 

演技炸裂。

 

就这样,一个失婚,过气,隐忍的中年男明星,又重新站上人生小高峰。

 

2

 

前阵子,他明明还没有这么被公众善待。

 

周迅结婚时,《人物周刊》写她用了个后无来者的标题《小姐,你有张未婚妻的脸》,给出的解释是:“这张脸永远是抱有期待的,期待明天,仿佛明天对她全无恶意”。

 

可岁月怎么可能对人没有恶意?对潘粤明而言,如果不是遇到“关宏峰”这个角色,如今他这张脸,微微发福,肿泡眼,法令纹,面部肌肉下垂,大概会被很多董洁的粉丝戏谑:“先生,你有一张前夫的脸”。

 

因为他毕竟和很多人心中神圣的国民玉女董洁,有着绕不过去的那一段恩怨。

 

生活从来对年轻人显得很慷慨,它常常在某一段时间仿佛特别眷顾谁。当年董洁“阆苑仙葩”,潘粤明自己也曾“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是《京华烟云》里气宇轩昂的贵公子曾荪亚,他是《白蛇传》里玉面腼腆的许仙。出演多部大红大紫的影视剧之后,2008年,他顺风顺水,爱情事业双丰收,和同为小花旦的董洁结婚生子,一切都朝着美好奔去,他给儿子取名叫“顶顶”,自己也说,这就是我“人生小顶峰”。

 

可生活往往又喜欢反悔,它常常把赐给年轻人的礼物,在一夜之间又全数剥离。2012年,这段车祸时候男人也要拿着妻子儿子的照片挺过去的“良缘”传出婚变。比不上李亚鹏和王菲的一别两宽各自欢喜,潘董的离婚过程显得极为难堪,犹如一场激战,先是网友爆料两人反目,又爆出董洁出轨,然后双方工作室各自“互毁”,董方又指责潘“好赌成性,有家暴倾向”……

 

有时候觉得明星和常人有什么区别?谁都会搞不懂究竟是怎么一夜之间就这样了,曾经天造地设一双人,如今反目成仇怨今生。一个玉女,一个金童,谁也没能逃过这段情感巨变里的摧残,都成了受害者,董洁作为单亲妈妈,明显已经有尘世里的疲态;而他也没能好到哪里去,几年不见,一部《唐人街探案》,让我们发现,这个曾经的玉面书生,已经变成油腻邋遢发福的中年大叔。在同期好友黄晓明,陈坤,都大步奔向高高地事业山顶的时候,这个男人却还要与前妻之战偶有“余震”。

 

他从此有了一张前夫的脸。原来,所有的天之骄子都是这样变成中年人的。他们眼睁睁看着岁月拿走自己的一切却无力发问: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那张脸上,我们看到了宛如海子的诗句:“我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倦”(《以梦为马》)。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前尘往事就此完结,又一个青春故事逝去了。

 

3

 

所以,青春貌美真的没有什么了不起, 命运的宠儿们一个接着一个发现一条定理:珍珠沦为鱼目,的确就是大部分人的结局。

 

如果不想那样,你就得再一次揣摩自己的人生剧本。这一次,不会有眷顾,不再有运气,只有努力和逆袭——就像有人说,潘粤明凭着这部剧,逆转了命运。

 

可我觉得他哪里是逆转了命运,这明明就是他的命运。前半生风光,小半生苍凉,他成了那些大漠上历经早晚巨大温差而苦苦生长着,存储着甜份的枣子,这个被生活打倒的偶像派,经过“人生得意”又或者是“门前冷落”的交织,终于磨砺成演技派。

 

那些“蛰(失)伏(意)”的日子里,他说,自己在演话剧,为了保有一点表演力,怕忘记演技。

他演很多烂片,只为了保证自己,还能是个演员。

他不敢忘记自己是个演员。

做演员,他有天分。可天分才华以及命运,往往是这样的一件事,如英国神秘诗人画家布莱克所说:关于创造,我什么都没有做,圣灵通过我完成一切。

 

是的,有些时候圣灵选中一些人。选中《琅琊榜》里的胡歌,也有可能是《那年花开》里的俞灏明,是……然后大手一挥:“去完成你们的使命”,让一个艺者,在现实里无法搁置和安放的那些悲痛日子一天一天发酵,变成养分统统绽放在舞台上,或者文字里。如果不是一部《白夜追凶》,我们不会发现你永远不知道上天给你的礼物里夹着怎样的寒冷,又或者给你的寒风里夹杂着怎样的礼物。只有回头时候,才会恍然大悟“哦原来它是这样安排的”。

 

《白夜追凶》制片人袁玉梅在《跨界歌王》上再次发现了潘粤明。她接收到他“悲悯而隐忍”的气质,看到了他的“双面性”,拜这岁月所赐,潘粤明,正是用这张脸,才将剧中决绝,隐忍,艰辛,压抑,孤独的灵魂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张生活中,活成了鸡汤反面的中年男人面容;却在艺术表演上,爆发出了极强的表现力。

 

而且后来我们才知道,为拍《白夜追凶》,他还婉拒了出演《我的前半生》里陈俊生的角色。我不禁猜想,如果他演了,会红吗?或者说,上天安排他“爬起来”,总会用任何方式让他爬起来的吧。

 

4

 

原来,一切都是安排,一切都是意义。上天给人的每一段日子都安排了时长,高峰也好,低谷也罢,要做的终究还是接纳。别去追问,别抗拒“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是我”。到了点,闹钟响了,你就爬起来,去演下一集。

 

希望这部剧,是潘粤明的闹钟响了,下一集来了。他经历这么多,然后终于可以自在地自嘲“我还算不上老腊肉,应该是走在去往腊肉的路上”。不介意,我等群众喜闻乐见之事已经丝毫不介意他鲜还是腊,而是欣慰那些残酷的日子混乱的时刻前尘恩怨情仇都过去了,从此一个好演员又站起来了。

但是这个“中年人”肯定会知道,这也只是暂时的,这也会过去,就像那些好与歹的往事一样。可那又怎么样?人生未到尽头,起起伏伏,成王败寇,谁又知道最终如何?“塞拉维”,这就是生活。

 

或者你觉得我在说演戏,还是在说生活?无所谓。人间是剧场。

 

一个演员,一个表演者,一个创作者,最终还是如章子怡所说:

我不解释,我用作品说话。

 

我觉得,这句话,是所有艺术创造及舞台表演者的人生祷词。别解释,别挣扎,只要有作品,就有机会用作品救赎,有才华的人终归能得到生活多一点的原谅。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自带一点才华——最开始,我们年少,依仗着那才华恃宠而骄胡作非为,最后我们终于虔诚而谦虚地捧着那点才华,磨砺它,感恩它,不放弃它,才能把我们自己从痛下杀手的生活凶手那里救回来。

 

这才是所谓的,“我们能依靠的,终究只有我们自己”。那些生活的绝望从来隐匿在黑暗里,而只有当我们选中了自己做主角,永不放弃突围,励精图治,才能重见天日。

 

加油,“潘粤明,们”。

End

作者:艾明雅作家,编剧,湖南艾明雅文化创意工作室CEO,以销量50万册作品《嘿,三十岁》上榜2016当当年度影响力青年作家;新书《特别敢,又特别美》现已上市;优质都市女性粉丝自媒体“江湖人称艾掌门”创始人。

text ╱ 艾明雅艾明雅 editor ╱ 王婷

designer ╱ SuA

xpjbaby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